中国能源转型有何“治本良方”?

2017-03-16 10:35
  

  3月3日,随着全国政协会议的率先召开,两会正式拉开帷幕。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开幕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将两会带入了第一波小高潮。能源业界关心的,除了总理谈到的2017年工作总体部署中的能源部分以外,新官上任的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记者会上传递的信号,以及能源圈内电力、油气、新能源等领域的大佬们——李小琳、傅成玉、朱共山等委员“出谋献策”的内容,都成了业界热议的焦点。

  推进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央为能源行业“号脉”后开出的一剂良方。按照努尔局长的说法,推进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权宜之计,不是一两年的短期行为,而是调整优化能源结构、转变能源发展方式的治本良方,必须作为战略举措,持续深入向前推进。笔者深入研读了政府工作报告及两会相关记者会、提案中与能源发展相关的内容,认为当前中国能源行业转型升级的“治本良方”可概括为下述四味药,即“调结构”、“推改革”、“促创新”、“走出去”。

  能源“调结构”

  调整能源结构的核心就是煤炭和清洁能源的此消彼长。中国能源结构存在先天不足,煤炭禀赋较高导致煤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很大,而油、气、电相对占比不大,这与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国家绿色发展战略相违背。为此,政府工作报告以较大的篇幅阐述了能源调结构相关的工作部署。从目标上来看,2017年清洁能源消费比重提高1.7个百分点(水电、风电、核电、天然气2016年占比19.7%),煤炭消费比重下降2个百分点(2016年占比62%)。这个目标与2016年的实际完成情况是完全一致的,但考虑到能源消费总量基数在增长,实现同样目标的难度其实在上升。煤炭和清洁能源的此消彼长体现在两者产业政策的天壤之别:为给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2017年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煤炭去产能1.5亿吨,而清洁能源则可以享受优先保障发电上网;散煤综合治理、推进冬季清洁取暖进一步压缩了煤炭的生存空间,而全年完成300万户以上以电代煤、以气代煤的任务无疑为电锅炉和燃气锅炉打开了巨大的市场。两会召开之前,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也重点提及了要在农村实施新能源行动,可以说中央调结构的决心和力度前所未有。

  能源“推改革”

  推动能源体制改革的实质就是通过变革旧有体制,释放国企改革红利和市场竞争红利。能源行业具有自然垄断的属性,而当前的油气体制和电力体制已经不能适应市场化发展的需要。要想提高核心竞争力和资源配置效率,政府就必须面临自身的一场深刻革命。一方面,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会在以国资和国企为主导的能源行业进一步深化;另一方面,电力和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将会遵循“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思路,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以2015年3月份正式发布的9号文为标志,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至2017年3月恰好已经进行了整两周年,在输配电价、成立电力交易中心等领域取得了一些成效。油气制改革虽从2014年就开始酝酿,2015年底成稿上报后又经历数轮修改,博弈十分激烈。值得欣慰的是,媒体援引参加两会的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的消息,油气体制改革方案已经获通过,发布实施指日可待,有望在两会后落地。

  能源“促创新”

  促进能源行业创新的本质是通过创新寻找能源行业发展的新动能。中国能源行业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受到技术、环境、价格、效率等诸多外部条件的限制,发展空间逐渐收窄,唯有创新才能打破发展的壁垒。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国家要深入推进“互联网+”行动和国家大数据战略,全面实施《中国制造2025》,这对于推动中国能源行业向中高端迈进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事实上,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中国的光伏、风电、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已经具有了很强的国际竞争力和很大的市场份额。从发展模式创新的角度看,李小琳委员提出的全国政协议案《关于推进“分布式能源加储能”规模化发展的建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新能源的固有发展模式下,弃风弃光现象严重,电网不稳定性陡增,而立足于分布式能源和储能相结合的能源互联网则可以最大限度地优化电网系统并促进可再生能源的上网消纳。此外,绿色金融创新如绿证、绿债以及2017年即将建立的全国性碳市场等也有助于中国清洁能源项目的融资,为清洁能源项目的开发不断注入新动力。

  能源“走出去”

  中国能源行业“走出去”是在当前经济全球化趋势加深和国内能源行业去产能大背景下实现能源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最佳选择。近年来,国际能源政治格局悄然变化,在全球能源结构性矛盾凸显、政治协调性欠缺的当下,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希望中国能在全球能源治理中扛起大旗,为世界提供更多有益的“中国方案”。在今年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一带一路”字眼出现了五次,报告还特别强调,“一带一路”是深化国际产能合作,带动中国能源装备、技术、标准、服务走出去的重大历史机遇。中石油原董事长周吉平委员也在两会提案中提出,要加强与“一带一路”重点合作国家的政策标准和机制的对接,实现政策沟通,加强能源外交,加快推进与沿线国家投资贸易保护协定和避免双重税协定的签订。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上表示,2017年5月14-15日,“一带一路”首届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中国北京举办。目前有20多位国家元首和首脑、50多位国际组织负责人、100多位部长级代表以及总共1216位来自世界各国和各个地区的嘉宾,将齐聚一堂,探讨共建“一带一路”的长效合作机制。“一带一路”辐射区域是目前世界上能源需求增长最快的地区,也是能源装备和基础设施快速增长的地区,有巨大的获利空间和发展前景。按照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发展组织的发展规划,以2025年、2035年和2050年为节点,中国将推动实现全球能源供应和转型发展国内、洲内和洲际互联。以此为契机,中国可以进一步推进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大技术装备和产能合作,充分发掘周边国家能源资源开发、能源基础设施建设、能源产能合作等领域的机遇和需求,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来源:中国能源网)

  作者:杨驿昉(第一财经研究院)钟洋(国家气候战略中心)

分享到: 分享至新浪微博          
[返回上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