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石油行业格局的三大因素

2017-03-13 15:41
  

  石油行业就像一只变化无常的野兽。在经历了10年的稳定期之后,油价在2004年开始飙升,甚至一度超过历史高位;到2008年中期,带着将会继续上涨的预言,油价暴涨到147美元/桶,当然这种预言并没有实现。随后的金融危机导致市场不确定性加剧,并导致了过去两年油价的困窘。当我们在参考近期巴克莱银行、美国能源信息局(EIA)以及伍德•麦肯兹这些机构的报告时,需要记得历史,更需要考虑目前全球主要油气公司所面临的转折点。

  当前市场上的乐观情绪主要是受到欧佩克去年11月份达成的减产协议的助推,欧佩克成员国约定在2017年日减产120万桶原油。交易员和投机商随后押注价格将上涨。截止去年12月末,押注油价上涨30%都看似是一个聪明的决定。当然,从受政策诱导的市场中寻找未来油价走势的蛛丝马迹没有太多意义,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结构性因素将在中长期重塑行业格局。

  首先要谈的因素是美国页岩产业。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俨然成为沙特为抢占市场份额而需要应对的主要威胁之一。事实上,页岩产业在过去两年确实经历了阵痛。但他同样具有自身优势,即他比传统对手更加灵活:规模缩减迅速,亦能在短时间内扩大业务规模,回应市场波动。

  根据巴克莱银行,2017年美国资本投入将增长27%,高于国际石油巨头,这一假设基于油价在50美元/桶以上。其他机构所预测的数据更高,钻机数量也将稳步上升。过去两年迫使行业进步,公司不得不精简瘦身,成本基数也更低。简言之,欧佩克今年所削减的,美国页岩产业将如数填补。

  第二个因素是控制力逐渐削弱的欧佩克。欧佩克成员国内部成功达成减产协议,说他实力削弱似乎有违常理。然而减产协议达成过程漫长,缺乏统一性,在制裁解除的地区性对手面前,沙特表现得无可奈何。这些事实都不得不让人们担心,条款能否在一段时间内得到遵守。

  另一方面,这种情况也使得沙特处于尴尬的境地。任何以欧佩克为整体的石油协议都需要资金以及储量的支撑,增产也好减产也罢最终的目的是使价格达到一个期望的水平。沙特已经表明如果需要,他可以进一步减产,这种情况视美国页岩行业的运转情况以及各方遵循协议的程度而定。然而,沙特同样承担着巨大的经济压力,他能够坚持减产多久?如果协议失败了,那么欧佩克会给市场传递出怎样的控制力信号呢?

  最后一个因素是可再生能源使用情况的稳步上升。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2015年可再生能源在“新装机”指标上首次取代传统能源。IEA预测,随着太阳能成本的下降,可再生能源的全球装机容量占比将在未来五年达到60%。当然,这仍是新的增长领域,如果没有政策支持和补贴,这一行业的增长能力依然值得怀疑。在欧洲,清洁能源补贴取消之后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下降了21%,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对原油的需求不可避免地呈上升趋势。另一方面,受气候变化影响而带来的政策性压力也迫使中国等国家加大可再生能源投资规模,而包括沙特、阿联酋在内的中东主要原油生产商也不得不处于经济多样性考虑增加可再生能源比例。

  业界争论的焦点从“需求峰值论”向“供应峰值论”转变,这并非巧合。新理论是否成立取决于已知的未知因素——特朗普对气候变化的态度,以及未知的未知因素——技术发展程度等多重因素。当然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尽管当前出现复苏迹象,但是石油行业很难重现过去十年的发展高峰期。

  (摘自印度财经电子报Livemint 原竟格 编译)

分享到: 分享至新浪微博          
[返回上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