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内战中解放军牺牲的最高将领是谁?

2017-01-24 15:10
  

  核心提示1948年10月1日,朱瑞在辽沈战役攻克义县战斗中牺牲,时年43岁,是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我军最高将领。

  

  朱瑞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吴秀璞,原题:朱瑞烈士长眠在闾山脚下

  朱瑞(1905-1948),又名朱敦仲,字剑侠,江苏宿迁县人,中共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奠基人。历任中央特派员、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参谋长兼秘书长,红军总司令部科长、红军学校教员、红三军政治委员等职。1946年10月起,朱瑞任东北民主联军和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兼炮兵学校校长。1948年10月1日,朱瑞在辽沈战役攻克义县战斗中牺牲,时年43岁,是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我军最高将领。

  青年时刻苦学习炮兵知识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年仅19岁的朱瑞考入广州国立大学就读,确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1925年12月,朱瑞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夏天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同年秋天为了工作的需要又入莫斯科克拉辛炮兵学校深造。在炮校的两年时间里,他孜孜不倦地刻苦学习,很快成了该校中国连的高材生,这为他后来从事中国人民炮兵的建设工作奠定了有力基础。1929年夏,朱瑞以笔试和实弹射击两个第一的好成绩通过了毕业考试,受到了学校领导的嘉奖。

  回国后,朱瑞先后在苏区、红军中担任重要职务。抗战中,朱瑞调到山东工作,为山东抗日武装和根据地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1945年6月,朱瑞为发挥自己的专长,特向组织汇报了对我军炮兵建设的初步设想。经过研究,朱瑞被任命为我军刚组建的第一所炮兵学校———延安炮兵学校代理校长。从此,朱瑞怀着“终于斯,老于斯,死于斯”的坚定信念,全身心投入我军的炮兵建设事业。

  “搜集”出炮兵部队

  日本投降后,为了建设东北革命根据地,建设人民的炮兵,朱瑞率延安炮校干部学员于1945年9月下旬奔赴东北,准备接收日军装备。临行前中央指示他,不仅要创建东北炮兵,而且要帮助其他地区建设炮兵。1945年11月下旬,朱瑞到达沈阳附近,发现没有日军装备可接收,且国民党军即将大举进攻。面对复杂纷乱的情况,朱瑞根据东北形势,提出了“分散干部,搜集武器,发展部队,建立家业”的方针。在此后不到半年时间里,在东起绥芬河,西到满洲里,南迄长春,北至虎林、瑷珲的广大地域内,无论是城镇乡村,还是人烟罕见的深山沼泽,凡日军驻扎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延安炮校师生的足迹。在人民群众的帮助下,朱瑞等人克服了重重困难,把搜集到的一门门火炮,一车车弹药,源源不断地从各地运往后方基地。共搜集到火炮700多门,炮弹50余万发,坦克12辆,汽车22辆,还有大批的火炮零件和各种器材。依靠这些武器装备,迅速组建了6个乙种炮兵团(辖两个营),4个丙种炮兵团(辖3—4个连)、6个炮兵营(辖2—3个连),并组建22个独立炮兵连,共计80多个炮兵连;还组建了一个高炮大队,两个坦克队,一个修械所。

  为了进一步充实炮兵装备,1947年4月朱瑞又抽调两个营和四个连分赴北安、孙吴、鸡西、绥芬河、兴安岭等地搜集武器。朱瑞带领官兵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又搜集火炮98门,炮弹及引信13万多发(连日军溃败时沉入镜泊湖的6门大炮也被捞出来);并搜集到日军丢弃的榴弹炮、加农炮等口径较大、射程较远的火炮20多门,装备了一个重炮团,这也是我东北野战军笫一个机械化炮兵团。

  短期内培养出大批炮兵人才

  朱瑞提出“变学校为部队,拿部队当学校”的办校方针,把炮校500多名干部分配到东北各军区、纵队,以学校培训干部的方法,对部队实施训练,迅速培训出一批炮兵骨干,为当时和以后部队发展炮兵提供了重要的组织保证。为了适应炮兵部队的发展,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成立炮兵调整处,由朱瑞全面负责。他先后起草发布了四个命令,对全区各部队炮兵的组织、训练、装备、作战等做出了一系列明确规定。

  1946年6月,延安炮校更名为东北军区炮兵学校。1946年10月,朱瑞被任命为炮兵司令员。虽然工作繁忙,朱瑞依然对炮校办校方针以及干部、教员配备、招生对象、教学内容、器材设备等都亲自过问。在朱瑞的直接领导下,到辽沈战役前,炮校已培养了1000多名干部。

  1947年1月至4月,东北民主联军发起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朱瑞亲临前线指挥炮兵部队作战。1947年夏、秋、冬季三大攻势之后,朱瑞又及时召开会议,总结实战经验,充实完善了集中作战、近迫作战、协同作战、攻坚作战和支援纵深作战等炮兵作战原则,使全区炮兵部队的战斗力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既能够“快”“准”“猛”集中使用兵力和火力,又保证大兵团作战的需要。

  在朱瑞直接组织领导下,东北炮兵部队的数量又有很大发展。同时还支援了其他战区的炮兵建设。到1948年8月,炮兵有5个直属野榴重炮团,1个重迫击炮团,2个高射炮团,1个坦克团,1所炮校,各纵队有野炮团(营),师有山炮营,团有迫击炮步兵炮连。东北解放军炮兵计有山炮、重迫击炮以上各种炮664门,步兵炮、迫击炮、六O炮等近4000门,这些炮兵团,人员充实,装备配套,战斗力较强,从数量上和装备上压倒了国民党在东北的炮兵部队。

  牺牲在义县战场

  1948年7月,朱瑞参加了东北军总部关于实施辽沈战役的准备工作,并向组织上坚决要求到前方,亲自指挥炮兵部队作战,以便总结大规模运动战、攻坚战中的炮兵作战经验。得到同意后,朱瑞于9月下旬进至锦州北面屏障——义县城下。

  当时义县四周都已解放,只剩义县城被国民党93军暂编20师防守。国民党军加固了三丈多高的城墙,城墙上依靠垛口又筑上暗沟相通的明暗碉堡,城墙外还修建了一条又深又宽的护城沟堑,沟外还有鹿砦、铁丝网,阵地前埋有密密麻麻的反坦克地雷,组成了完整的防御体系。

  朱瑞指挥炮兵部队首先来到义县城北。义县城北是大凌河,河沿离北面城墙只有30多米远,都是开阔地,根本无法攻城,要想攻城必须从南或东、西两侧上去,所以一些火炮必须运到河南岸。这条河虽不太深,但河水却涨得很宽,河两岸是二三百米宽的沙滩,不要说过沉重的炮车,就是马车也得费很大劲才能过去。朱瑞和炮兵、工兵相关领导协商后,命令把秸杆、树条子、枕木排在沙滩上,垫到河底,再用铁轨压上,有的地方还垫很多石头,把一门门大炮按时运到了南岸。

  为了打好这一仗,朱瑞亲自领着负责主攻的几个炮兵团长到前沿察看地形。由于距敌人的据点很近,他们的活动很容易被敌人发现。大家都为司令员的安全担心,而朱瑞却一路谈笑风生,边察看边指点部署,还信心十足地对黄登保团长说:“你明天先拉两个连来,把(敌人)那几门炮给我敲掉,给他们来个下马威!”

  9月30日,朱瑞又到各团前沿阵地视察,每到一处他都仔细检查各门火炮的射向和隐蔽情况。担任支援城北主攻任务的三团前沿指挥所设在大凌河北岸,三团团长听说司令员要去视察,立即用电话向他作了详细汇报,并请他千万不要过河。但朱瑞仍是挽起裤腿,趟着深秋冰凉透骨的河水去了北岸,视察后又趟水返回南岸。

  1948年10月1日上午,我军进攻义县城的战斗打响了。朱瑞一声令下,各种口径的大炮以排山倒海之势轰击敌人的各主要据点。顷刻之间,西南城墙就被撕开一道40多米宽的豁口,朱瑞下令炮火延伸打击,敌人经营多时的工事,随着炮弹爆炸的硝烟被摧毁了,各纵队冲进炮兵打开的突破口,同敌人展开巷战。

  朱瑞看到炮兵在义县攻坚战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心情无比兴奋。他不顾战斗仍在进行,立即前往了解第一次使用的缴获美制榴弹炮的性能。不幸的是,朱瑞沿着一条沟边向前线行进时,被地雷夺去了宝贵的生命,牺牲时年仅43岁。

  朱瑞是我军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10月3日,中共中央发来唁电,给予高度评价。为纪念他,中央军委决定将东北炮兵学校更名为“朱瑞炮兵学校”。1948年12月,义县人民为永久纪念这位为解放事业而献身的将军,在烈士长眠的闾山脚下树立了纪念碑。(本文由辽宁省义县文史委提供,刊载时有删改)

分享到: 分享至新浪微博          
[返回上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