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勒森:从CEO到国务卿提名人

2016-12-28 10:39
  

  上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当同龄人都去参加摇滚音乐节并反对越南战争时,十几岁的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却利用暑期,在休斯顿以北约35英里的Strake营地担任美国童子军(Boy Scouts of America)的游泳指导。

  如今,他担任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首席执行官,是美国最有权势的企业领导人之一。他表示,这一切要完全归因于他在童子军得到的锻炼。他在今年10月该公司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我的全部领导力培训都是从美国童子军获得的。”

  如今,他即将确定大约50年前他在水里扑腾时学到的本领是否在华盛顿也能派上用处。在最近被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为美国国务卿之前,蒂勒森已准备明年退休安度晚年了。他本可以与他的第二任妻子(Renda)和他的4个子女度过更多时光,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例如童子军活动、教堂活动和高尔夫。然而他却走入了一场风暴。

  他被提名为美国最高外交官一事受到了美国政界的普遍谴责。环境保护主义者对于石油行业显然将要在华盛顿当家作主感到愤怒,而共和党鹰派人士,如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对于蒂勒森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关系提出担忧。与此同时,蒂勒森的优点基本上被忽视,比如他领导一家市值3800亿美元的全球企业的经验。他的提名被国会确认的道路看似困难重重。

  蒂勒森身材魁梧,说话时拖着德克萨斯州人特有的慢吞吞的语调,一头银发,他看上去肯定像是特朗普散发出阳刚之气的最高团队的合适成员。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苏珊妮•马洛尼(Suzanne Maloney)表示:“他懂得如何将美国实力和竞争力的形象投射到全球。”马洛尼曾在本世纪初担任埃克森美孚的顾问。

  蒂勒森在少年时期并未显示出他注定会跻身高层的迹象。他生在德克萨斯州北部的威奇托福尔斯(Wichita Falls),他的父亲是一位流动面包师,后来接受减薪成为一名职业童子军领导人。蒂勒森在8岁时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帮助他妈妈修剪草坪,16岁时,他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当清洁工,周末则摘棉花和豆子。童子军经历让他对工程产生兴趣,1969年,他曾在童子军大会上摆上电视机,让男孩子们观看阿波罗登月。

  另一个塑造蒂勒森性格的组织是埃克森美孚,1975年从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毕业后,他立刻加入埃克森美孚,在那里工作了41年。在石油行业,埃克森美孚因其工程卓越而受到普遍赞誉,但有时又因其管理者的傲慢和刻板而受到厌恶。正如一位观察人士所言,该公司属于“高智商低情商”。蒂勒森非常适应这种环境。另一家大型石油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表示:“他是埃克森美孚文化的产物,那里极度程序化。”

  蒂勒森在埃克森美孚是一位稳健型领导者,在产生的影响上与受人尊敬的前任李•雷蒙德(Lee Raymond)不在一个水平上。他在意识到页岩革命的潜力方面行动缓慢,这场革命在本世纪头10年彻底改变了美国油气行业。某大型石油公司的前竞争对手称赞他“非常谨慎,非常周全,而且非常保守”。

  蒂勒森还是一位强硬的谈判对手。在他1998年接掌埃克森美孚俄罗斯业务后,这种特质在俄罗斯非常重要。他在推动俄罗斯远东海岸的萨哈林一号(Sakhalin 1)大型石油开发项目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俄罗斯政府故意拖延,试图施压以寻求更有利的交易。然后,在他于2006年担任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以后,该公司得以击败美欧竞争对手,在2011年至2013年与俄罗斯国有控股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签订了一系列潜在盈利可观的协议。

  这些关系让很多美国政治人士感到担忧。2013年,蒂勒森被俄罗斯授予“友谊勋章”(Order of Friendship)。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最近表示,他永远不会接受普京颁发的任何奖励。

  但一些人表示这些担忧是错位的。“我不认为与普京的‘友谊’具有超越工作关系的任何内涵,”一位前首席执行官表示,“哪里有石油,你就必须到哪里去,即便你不喜欢。”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蒂勒森的批评者们拥有更多的口实。在今年10月伦敦的一个会议上,他曾表示:“我们都认为,气候变化的风险是切实的,需要认真的行动。”但在他讨论这个问题时,他听上去不像是一位热衷于减排行动的人,并且拒绝有关石油公司必须“超越”化石燃料的观点。

  尽管俄罗斯和气候变化可能会成为蒂勒森的提名得到国会确认的关键问题,但如果他成功出任国务卿,其他问题可能更具争议。他是一位务实主义者,从未就世界问题表达过很多强有力的观点,但与特朗普不同,他一直公开支持自由贸易。在这个问题上,他可能要在特朗普内阁争斗一番,否则他就要放弃自己的原则。

  在谈到童子军的责任时,蒂勒森表示:“不管我们走哪个方向,不管我们是否喜欢以及是否认同,作为公民,我们都对这个国家负有责任,要参与到政府中来。”

  这是一种很好的理想,如今他正试图践行这种理念。但政府的现实可能被证明更加混乱。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工业和能源编辑 来源:FT中文网)

分享到: 分享至新浪微博          
[返回上页] [发表评论]